问答 > 妇科疾病 > 不能忘记昨天在安贞医院妇产科的“大开眼界”

不能忘记昨天在安贞医院妇产科的“大开眼界”

已解决
匿名|2010-05-07 11:47:00

不能忘记昨天在安贞医院妇产科的“大开眼界”。
刚进入安贞医院妇产科李斌主任的诊室,不禁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诊室里乱糟糟一片,满屋子的病人,办公桌两边各坐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实习医生,我还以为走错了房间,便抻长脖子掠过眼前的人头看看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医生,正巧这时办公桌旁边的帘一挑,出来了一个梳着辫子五十多岁模样的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布帘被拉开,检查的床上正躺着一位等待检查的病人,她的下身正好冲着门口,不禁汗然,在这样的诊室里,病人哪里有基本的尊严!我猜想这个五十多岁的人应该是李斌主任了。这诊室的气氛让人感觉实在不适,不禁后悔早晨去挂了这个医生的号,哎,试试看吧。
看着桌上凌乱的挂号单,我小心客气地问靠门口的那个实习医生:“您好,我早晨挂的号,是不是已经过了,该怎麽排号?”“放在那吧,我们会叫。”左看看,右看看那乱七八糟的挂号单,怎麽也没有看出这是怎麽个顺序,得,还是在这等会吧。看一个小实习医生刚打发走一个病人,我赶紧把我的挂号单递过去,人家却说了一句:“放这吧。”转身走了。继续等到另一个小实习医生处理完一个病人,我又跟她说了一下我是早晨挂的号,请她看看我是不是现在可以看,那小医生接过我的病历,让我说病情,我大概说了一下,怕自己说得不够详细,请她看我的病历,以往的检查报告写得很清楚,那小医生却坚持让我叙述,我不禁心里嘀咕:这小丫头连这都看不懂啊?!于是便问那小医生:“请问这是李斌主任的诊室吗?我今天早晨花14元挂的是李斌主任的号。”大概是李斌主任听见了我的话,拉开帘从人缝中挤过来,接过了小医生手中的病历,还好,她看懂了。可能是因为她的诊室里太挤,她把我带到走廊,我又跟她说了一下自己最近的情况和希望检查的内容,在走廊穿行的人流中和走廊两边等待的病人的目光注视下,她跟我说了她的诊疗方法。
接下来是交费、检查,仍然是实习医生给我做的检查,李斌主任只是“旁站监理”,安贞医院副产科的主任医师原来是这样看病的!实习医生给病人写完处方,没有洗手、没有戴手套就上台操作,真是恐怖!
等我取回化验单,找李斌主任开处方,看李斌主任正在走廊里给另外一个病人看病,就在旁边等候,不知啥时李斌主任从背后过来,从我手里抽出化验单、病历本,夹在病历本中的药费单等单据掉出来,撒了一地,我赶紧去捡,嘴里还连声说着:“没关系,没关系。”没想到李斌主任压根没有丝毫歉意,更是连句道歉的话都没有,不禁质疑:堂堂安贞医院一科主任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还是根本就没有对病人基本的尊重?!
我提出了一个关于检验报告上陈述内容的疑问,李斌主任就责备我提问太多,吓得我不敢再多说话。她让实习医生给我开了药,我想在付费前问一下药的用途及用法,李斌主任的态度立刻变得极为恶劣,一定要我交完钱再告诉我,我不禁问:“交了钱,我不想用这药,还能退吗?”李斌主任脸色变得及难看:“没见过你这样的病人,刚开药就想退!”我说:“您看了我的病历应该知道,中日医院的医生让我用干扰素,您给我开的聚维酮碘与干扰素能同时用吗?”“干扰素和聚维酮碘能同时用。”李斌主任冷冷地说。
带着对此用药方法的质疑,我去交了药费,取了药后,我又回到诊室,问李斌主任干扰素和聚维酮碘同时用对药性会不会有影响,有无副作用。李斌主任又说:"你还是先用聚维酮碘一个月,等炎症好了再用干扰素。"说完就转身走了。对于李斌主任在我交药费前后的两个不同说法,我能对李斌主任有什麽评价呢?读者朋友您要是碰上这样的医生,是不是只能认倒霉呢?宰你没商量,这就是李斌主任的医德,在李斌主任的带领下安贞医院的妇产科能好到哪里去呢?
值得"赞许"的是李斌主任还没象中日医院妇产科孙蔼萍主任那样针对我患的鳞状细胞低度病变一下开了一年半的干扰素。医生的职业道德在哪里?主任尚且如此,普通的医生又会怎样呢?在这样的主任的带领下,医风如何整治得了?!

我来回答

大家都在问

孙爱达 北京东方博大医院   主任医师免费咨询
专长:子宫腺肌症、妇科肿瘤、不孕等妇科疑难病的诊治

已解决

对不起这里不是医院。不过这些所谓的公立三甲大医院是该进步了。希望他们的院领导看到这个文章。


2010-05-14 15:47:00